分类: 抒情散文

花开时节恰逢君

陌上花开,绿萼红瘦,你是否踏着春的旋律,翩翩而舞?花开时节喜逢君,姗姗来迟的你呀,恰好你来,恰好我在,不早不晚,一挑眉的惊喜,原来你也在这里! ——题记 不知不觉,春天迈着轻盈的步履,莲步轻移,悄无声息地款款而来啦! 推开窗,眼前是一派明媚的春光,尽管还没有显现她曼妙的风姿,但春的讯息已经潜入心底。那蛰伏了一季的枯草,也露出了隐隐的绿意,小鸟栖息在枝头上,有点迫不及待,声声清脆的鸣叫,似乎在唤醒着桃红柳绿尽快的到来。和煦的春风吹醒了大地 ...

假如我们未曾相遇

假如我们未曾相遇,岸的这边是我,岸的那边是你,凭高远眺也不见对方的影,看见了也是陌生,甚至擦肩而过,你是你,我还是我,只因无缘,只因眼中眉间那个人还没有出现,只因冥冥中的赏花人还在岸的那边痴痴的等,忘我的等。只因前世之约,为了那一言之盟,为了不失去你,不想失去朝思暮想的你,一直等下去,直到你飞舞蹁跹来到我的身边,十指相扣,深情相拥,诉说衷肠。 假如我们未曾相遇,茫茫人海,浮世漂泊中的你我,这份相遇的美好不知道要我等到天荒地老,还是等到我 ...

心中永远的白桦树

心中永远的白桦树 在北大荒部队农场待了大约半年时间,便由初来时的陌生、恐惧,转而渐生情愫,慢慢爱上了这片白山黑水、尤其恋上了那善解人意且又风情万种的白桦树。 在北大荒广袤的山峦草原上,静谧的湖泊小河旁,到处是茂密成片的白桦树,它们扶疏挺拔而独立,坚强优美而自信,给人以深刻的印象。它既不像青松那样耸立在山巅而炫耀,也不像垂柳那样偎依在河畔而弄情,它和百姓平民挨在一起,和田间地头连在一起,它以最贴身、最亲和的方式诠释着人与自然的和谐韵律。 ...

一祭残红——泪眼红楼

今日无事,闲暇来读几卷书,又读红楼,感触颇深,故写下祭 黛玉这残红的小文。那一滴伊人遗泪,情牵三生烦恼线。 ——题记 泪低垂,湿锦被 晓来梦碎 演一曲枉凝眉 惹万人迷醉 几时能见 轻回首,芳魂归 三月,花自飘零水自流。潺潺的流水带走了几许残红,也带走 了几多思念。深深浅浅的花丛中,我看见你独自站着,身旁是满地 落红。 幼年失母,少年丧父,寄浮萍于汪洋。病痛彻骨,忧思锥心。 一年三百六十日,展不开的眉头,挨不明的算计。如今,泪已尽, 情也 ...

北大荒的盛筵

北大荒的盛筵 中国人很在意“吃”,孔子早就在“礼记”里讲到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”。所谓饮食,等于现在的民生问题。之所以在意,在于原来吃不起、吃不饱、吃不好,所以想方设法把精力放在吃上,不是吗?我也有一段这样刻骨铭心的经历。 北大荒农场的伙食不敢恭维,再说吃好了也不利于思想改造和艰苦奋斗精神的培养。 一日三餐,主食是碴子饭,玉米碴子、高粱碴子,有时配上点大米煮成“金银饭”。冬天的菜主要吃大白菜、青萝卜、土豆,大都是农场自己种的,存放在 ...

温润细雨烟花般绽放

温润细雨 ,烟花般绽放 细雨,柔腻的和雪花一样,若有若无扑面而来,轻飘飘如云烟一样,在空中四处飞扬,吻 着脸,倚着眉,亲着唇,精灵般舔舐着每一寸,遍及全身。 连绵的雨,漂洋过海的来看你。不是电闪雷鸣,倾盆大雨式报到;也不似春雨般昼夜交替,多愁善感的来到;这个季节的雨是连绵不断,细柔如丝呈五彩斑斓,在风中就能起舞,吹气如雪。伸出手,展开手掌,雨,细细柔柔的落在掌心,尽管没有雪花那么洁白晶莹,能把眼泪斑驳在掌纹里,并针刺般刺痛敏感的那根神经 ...

河水,缓缓流淌

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! ---题记 每每,坐在大堤上,看河水静静地向冬流去,不急不缓,似邻居家那个刚刚读高中的花季少女,柔美而不失娇艳。 家乡,是个不大的村子,日出而作,日落归巢。日子就这样,淡淡地,没有丝毫波浪涌现,简单而快乐着,平凡而温馨着。晨起有鸡鸣狗叫,傍晚有老牛嘶鸣,偶尔夹杂着缨儿的啼哭声,伴随着袅袅升起的炊烟,传出去好远好远...... 隔河相对的那边,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梨树林,当尖尖的嫩芽钻出树枝的时候,正是春寒料 ...

寻找年味

下午,静着心,翻阅一本书,忽然间,一缕食物的香味飘来,那味道好熟悉,分明是幼时,油炸肉圆子的味。扔了书,闭上眼,闻着那香味,馋了,真馋了,不知谁家巧妇,还会做肉圆子。又是一个年底,又到了炸肉圆子的时节了,心柔软着,感觉年味也在身边弥漫着。时光啊,请许我一叶记忆的小舟,牵着这香味的衣角,去寻找儿时的年味吧。 儿时,记忆中的年味,要从农历腊月,十七,十八掸尘拉开序幕。俗语说,七掸金,八掸银。老家的年俗,这两天要把家里里外外打扫干净,来迎接新 ...

关闭